我卜娜娜委屈!
事情是这样的。我岳爸爸找不到弟弟的打针本了,非说放到我的房间里不见了!
我翻箱倒柜各个角落都找遍了!
还是没找到!
我的东西堆在房间的地上!
乱糟糟的!
岳爸爸还在一旁说“你在找找,肯定在你这!”
爸你能先告诉我打针本长啥样嘛我都没见过!!
“老岳你手机响了!”凡爸爸解救了我。
于是我岳爸爸就从手包里拿出了手机以及打针本!!我。。不想说话。我爱收拾屋子!!超级喜欢!!
岳爸爸走了回来,“哎呀,宝贝什么时候买了新包呀!”
气鼓鼓!!“半年前!”
于是就听到我凡爸爸在客厅狂笑。
我。。。爱收拾屋子!!





















以上是我家发生的真事,就在昨天晚上。好气哦!

日常5

第一人称,卜岳的女儿,女儿名字有借鉴
如有雷同,我抄你的。
昨天玩的太累了,都不知道怎么回的家,迷迷糊糊的躺在爸爸的怀里,一心只想睡觉。

早晨起来,揉着眼睛站在楼梯口,就看见洋叔和小叔叔在门口依依惜别,空气中粉红泡泡满天飞。
“这次要好长时间呢,你回来看我吗?”小叔叔看着洋叔。
“当然,不等你的糖吃完我就去看你!”
“洋哥,还没走我就好想你呀!”
“小弟,我也想你!”
噫~大清早的我为什么要看这些。
“当当当!”有人敲门,洋叔一手拉着箱子,小手拉着小叔叔出了门,10分钟后洋叔自己回来了,慢慢上楼路过我的时候摸了摸我的头,虽然笑着但还是不开心,是因为小叔叔走了吗?

厨房里父亲正在做早餐,爸爸在餐桌上趴着“这次几天呀?”他们还没看见我。
“大概十天。”父亲手中的活没停“很快的,就是你自己要带着娜娜能行吗?”
“你不相信我,娜娜你醒了!”爸爸抬头看见了我,我点点头走到爸爸身边“早上好,宝贝儿!”说完亲亲我的额头。
“小叔叔刚走了,父亲和洋叔一会儿也要走,未来十天只有我们两个人了!”为什么要走?“娜娜听话!”我攀上爸爸的手“他们是要去工作,不是因为你,你很乖,我们都爱你!”工作就会离开吗?
“我的工作也要开展了,过两天那个新曲子就要开始录制了,虽然不离开帝都,但我也怕照顾不到娜娜。”“那找个保姆?不行我不放心。要不你把娜娜待到咱妈那待几天?”“太麻烦咱妈了吧。”
“凡子!”洋叔在楼上喊“公司打电话一个小时之后来接我们!你收拾好了吗?”父亲把做好的早餐端到桌子上“我昨天收拾好了,换好衣服就能走!”
父亲低头看着我和爸爸,笑了笑“还能和你们一起吃个早饭。”爸爸把我抱到餐椅上,哇!蝴蝶形状的面,胡萝卜北切成了心形,菜心还镶着眼睛“谢谢父亲!”虽然我不喜欢吃胡萝卜。

吃完饭,爸爸陪着父亲在厨房收拾,我被赶出来,坐在沙发上玩新玩具。
“当当当!”我抬起头看着门口,“当当当!”再看看厨房。我吞吞口水,小跑着来到门口“当当当!”我壮着胆子“谁呀!”“当当当!”好像没听见?“你是谁呀!”提高分贝,“宝贝儿怎么了?”爸爸听见了我的声音走了出来,我拿小手指了指门“应该是你小于叔叔来了。”爸爸打开门“早啊!”爸爸和他很熟吗?“帅哥,早啊!凡子上去拿行李了。”“这是那个小女孩?”这个叔叔终于看见我了“娜娜,这是小于叔叔。”我犹豫了一下“叔叔好!”“你好,真可爱,今天也没带礼物,下次下次一定给你带礼物。”我盯着他看了半天,“叫娜娜?卜娜娜还是岳娜娜?”“小名,还没正式起名呢,你给想一个?”“哇,这任务艰巨我的好好想想。”他们边说边走到了客厅。
洋叔刚好拿着行李下楼“帮忙啊!看着呢?”小于叔叔和爸爸俨然已经习惯,淡定的坐在沙发上,我吓了一跳连忙跑过去想要接洋叔手里的包“谢谢娜娜,太沉了你拿不动,你帮我拿帽子吧。”说着把帽子戴到我的头上,太大了遮住了眼睛,用手扶着帽檐小心的走回去。“你们俩看看孩子,好意思吗?你就这么给孩子做榜样呢!”说完爸爸和小于叔叔都没动静,“快走吧,待不下去了,太伤心了!”
父亲也领着箱子下来了,爸爸站起来抱住父亲小声不知道说了什么,父亲扭头看了看我又转向爸爸说了什么。
“行了,走吧干嘛呢!未成年还在呢!”洋叔实在看不下去了。他们四个走出了家门。
我呢?我干嘛的?父亲你还记得我是谁吗?走之前看我一眼呀,给点面子行不行!这么呆呆的现在客厅里不知所措。
“咚咚咚”父亲跑了回来,一把抱起我“宝贝儿,我要去出差了,很快就会回来,你和爸爸在家要乖乖的。不要让他熬夜听见了吗?”我点点头,“真乖,亲一下。”我乖乖的在父亲的侧脸亲了一下“好了,我要走了!拜拜!”“拜拜!”父亲放下我跑了出去。
一会儿爸爸走了回来低着头面无表情,突然抬头
“解放了!没人管了!”我歪着头看着他,“乖,你什么都没看见!”
哦!




















好久没更新了,不是我没写,我都写在本上了懒得打字。
征集娜娜大名!!!帮帮忙吧救救娜娜!!!

做了一个梦。
洋和灵在世人面前是恩爱有加的夫夫,同居,结婚多年。他们在上一个类似于“同床异梦”的节目,在摄像头外他们俩的交流。以上是背景。
属于灵的房间里有很多保险柜,洋说“你还留着呢,摆真么多干嘛。”灵说“不是我想摆,工作人员摆的。显得我多有钱似的。”灵一直在收拾东西面无表情,洋用宠溺?担心?的眼神看着他。在我看来他们之间还有爱,也许是在某个时间点的几句气话离婚的。灵觉得我是大人不能理他,都离婚了不能原谅他。洋是哎呀小孩子开玩笑打打闹闹说开了就好,最终还是我的。
就这样,有人想写文吗?

我超级激动,指着电视给我妈说。妈,这就是我前一段时间一直投票的四个人,上央视了,厉害不!超级厉害!坤音四子!未来可期!

日常4

第一人称,卜岳的女儿,女儿名字有借鉴
如有雷同,我抄你的。

第一天在家的感觉真好,如果爸爸在哄我睡觉的时候没有那么多人就更好了。爸爸拿着椅子坐在我床边,小叔叔半趴在床上,洋叔坐在我可怜的小沙发上虎视眈眈的看着小叔叔。父亲大概还在穿肉串吧。

“从前有一个美丽的国家,国家里有一位国王和漂亮的王后,他们非常相爱,不久王后怀孕了。王后想我希望我一个漂亮的小女儿,她有乌木一样的头发,学一样的皮肤和血色的嘴唇。”爸爸轻声讲着故事“岳岳妈妈,为什么要黑头发,想染颜色还需要飘色,皮肤那么白是白化病吧,那么红的嘴唇是为了省口红钱吗?”小叔叔问题三连。哇,厉害,新视角耶,可是为什么你喊我爸爸叫妈妈,你和我什么关系,你是我爸爸的亲儿子吗?在心中向你提出问题三连。“李英超,你说你要学习哄孩子,我让你进来了,如果你再说哈,赶紧回去睡觉。”洋叔在一旁赞同点头站起身来,时刻准备着带走小叔叔。“好好好,我不说话了,你讲吧!”洋叔重新做好,眼神里透露出了幽怨。可怜我的小沙发“爸爸,我自己可以。”“看看娜娜,多懂事。小弟赶紧走吧打扰娜娜睡觉了。”洋叔拦腰抱起小叔叔“晚安娜娜。”腿长真好,跑的真快。

“还没睡呢?”父亲走进房间“小弟一直捣乱,洋子刚刚把他带走。你去跟他们说小点声。”“他们在四楼没事,你小点声就行了。”爸爸讲故事的声音不大呀,不是爸爸你脸红什么!大人的世界我不懂,睡觉吧!

天气真好很适合出门郊游。父亲和洋叔在前排说说笑笑,爸爸和小叔叔在后排补觉。咦,不是刚起床吗,为什么又睡了。“娜娜!”洋叔看我心不在焉“不舒服吗?”我摇摇头“很快就到了,不舒服一定要说,知道吗?”我点点头。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来到一座私人庄园“大田真够意思,这地不错呀!”洋叔说“什么时候咱们也弄个这个,你看着大花园,还有湖呢!”“这离市区两个小时,离机场四个小时,你住吗?有那闲钱还不如给老岳买点好吃的,还有我闺女。”“洋哥,你可以给我买糖!”后排的两位起床了“买什么糖,多大了蛀牙知道吗?不能给娜娜做一个良好的榜样吗!”“岳岳妈妈!”小叔叔搂住爸爸的脖子,在他身上蹭来蹭去。小叔叔请看我的眼神。Biu biu biu。
为了让我感受到真正野营的感觉,下车后没有进屋子而是在离湖不远的草地上扎起了帐篷。嗯~就是那种从袋子里拿出来,然后往天上一扔,掉下来就好了的那种。于是我就开始了观赏洋叔和小叔叔的表演,收起来打开,收起来打开,收起来打开…玩了很多遍。在父亲看到我都开始帮忙那东西的时候“你们俩能不能拿完东西在玩。娜娜都知道帮忙,动动手好不好!”“咻啪!”小叔叔扔完最后一次终于开始帮忙。

父亲好厉害,准备了好多好吃的。肉,蔬菜,海鲜,水果,还有我不认识的东西。烧烤架已经搭建起来了,火也慢慢变大,烤肉大业交给了父亲,爸爸在一旁帮忙,洋叔和小叔叔在草坪上打闹。让我突然有一种,颐养天年的老人看着膝下儿孙满堂的错觉。咦~恐怖!


日常3

第一人称,卜岳的女儿,女儿名字有借鉴
如有雷同,我抄你的。

人多的地方去不了,人少的地方总行吧,大家一致同意第二天去郊游。说定之后兵分两路,爸爸,洋叔和我拿着父亲写的长长长长的清单去超市,父亲带着罪魁祸首小叔叔回家准备晚饭。

“牛肉,鸡胸,五花肉,鸡翅,薯片,虾条,哎等会烤肉还带什么薯片虾条,这是凡子写的吗?他又研制出来新菜了?”
“我想吃,凡子就写了,有意见?保留!”
“老岳要不是有孩子在有可能会打你。”
“呦,那我还得谢谢我宝贝了。”爸爸从后视镜看着我
“开你的车吧,那么多话。”

事实证明,两个男人带着我在超市里还是很引人注目的,有好几个女生在我们周围转来转去,时而偷笑,时而偷拍。
“亲爱的!”这是什么剧情,“你和我一起逛街你家那口子知道吗?”洋叔戏瘾大发甩出一重锤。
“跟你一起出来怎么能告诉他呢!”爸爸不甘示弱。
“那他知道孩子是我的吗?”等一下,还有我的戏,我拒接。
“我给他说是领养的,他工作那么忙,没有你的照顾我们爷俩怎么办!”说完还抛了个媚眼。
“哈哈哈!”洋叔请注意你笑场了“老岳,你这媚眼抛得我怕你吧隐形眼镜抛出来。”再看周围已经没人敢看了。“终于清净了。”
哇⊙∀⊙!好棒棒在心里为你们鼓掌,等等我不会真的是洋叔的孩子吧。

满载而归,晚饭也做好了。父亲和小叔叔把东西归类,洋叔瘫坐在沙发上,爸爸带我去洗手。收拾完准备吃饭。
“那牛肉是谁买的,买错了牛腱烤着吃咬不动。”
“爸爸!”我看没人说话,作为当事人不得地不说了。
“老岳买的好呀,烤着吃有嚼劲!”双标凡上场。
“不是我买的,那是小洋挑的。”爸爸终于咽下了嘴里的东西。
“牛腱不能烤着吃...等会娜娜刚才喊谁爸爸呢!娜娜告诉父亲你刚才喊谁爸爸呢?”我的小手坚定一指。
“李振洋,你教我闺女什么了!”父亲拍桌暴走。
“洋哥,还还说你不想要孩子!”小叔叔不甘示弱。
爸爸转向我“宝贝儿,告诉你为什么喊洋叔叔叫爸爸呀。”咦,不是你们说的吗?我是洋叔的孩子?这么快就不是了?“超市”看来不提醒你们是不行了。爸爸立即明白,给父亲和小叔叔讲了来龙去脉。父亲表示有些细节不确定需要去房间谈一谈。我听明白了呀,还谈什么?对面洋叔不知道给小叔叔说了什么,小叔叔一脸娇羞的打了洋叔一下。嗯,蛋羹真好吃。
很久过去,蛋羹都吃完了,父亲和爸爸终于回来了,父亲一脸得逞的坏笑。爸爸眼角微红,嘴唇有点红肿。父亲去房间打爸爸了吗,为什么爸爸哭了,在线等,挺急的。











好像是打了吧,挺严重的嘴都肿了!!

日常2


第一人称,卜岳的女儿,女儿名字有借鉴
如有雷同,我抄你的。

在爸爸温柔的歌声中入睡,床上真舒服想躺在棉花上,爸爸唱歌真好听。

“娜娜起床了,我们要出门了!”我迷迷糊糊的听见有人再叫我,怎么了到发点心的时间了吗!翻身做起来眼睛还是不想睁开。“娜娜,衣服在床边需要我帮你换吗?”我睁开眼睛看看身边的人是父亲“不用。”父亲满意的出去了。

商场这么大,我第一次来呢,人好多呀。爸爸抱着我走在前面,后面三位全副武装口罩帽子墨镜一件不少。
“不让你们来,非要来,你们不热吗?是没逛过街还是怎么着!”
“老岳这话不地道了,娜娜第一次逛街我怎么能不跟着,我还是他父亲吗?啊!”
“我还不是不相信你们的眼光,看看你们衣柜里的衣服,哎呦!我都不想说什么了,你们穿的丑就算了,在带着小姑娘穿的丑,我还过不过了。”洋叔的口罩根本挡不住他的吐槽。
“我今天好不容易休息,洋哥去哪我就去哪。”
“行行行,你们都有理,能不能小点声。四个这么大个子的男的就够扎眼了你们还叫唤,生怕别人认不出你们。”我不明白,歪着头看着爸爸“这点你就不用见识了。”

来到童装区,琳琅满目的商品“哎!现在小孩的衣服做的真好,我们那时候哪有这么多衣服可挑。但是现在我找补回来了。一天换一件,我两年不重样。”“洋哥,能不能低调一点,我好久没逛街了,能不能让我好好感受一下逛街的快乐!”洋叔不在说话。

爸爸放我下来“你喜欢什么自己去看看。”我拉着爸爸的手四处看。在一个橱窗里模特身上穿着一条白色的芭蕾舞裙。我看过芭蕾舞,那次是芭蕾舞团的慰问演出。有漂亮的小姐姐穿着这样的裙子在舞台上跳舞。当时我好喜欢好喜欢,我也想穿着这样的裙子跳舞。老师妈妈帮我用报纸粘了一条“花裙子”,我可高兴了在院子里跳了一下午,不过我不小心弄坏了。我不好意思再让老师妈妈做一条,只能说我不喜欢了,可是真的好漂亮呀。“喜欢吗?”爸爸顺着我的目光看到了那件衣服,我想了想被我弄坏的“花裙子”摇了摇头,那么漂亮我弄坏了怎么办呀!爸爸没说话,拉着我走进其他店里。洋叔帮我跳了许多衣服堆成了一个小山“这些就当是洋叔送你的见面礼。”我不敢说话,抬头看着爸爸“你去看看,有没有你喜欢的告诉爸爸。”我独自走到货架前,心里还想着芭蕾舞裙心不在焉的翻着衣服“小团子挑不出来了?”小叔叔蹲在我身边“没关系,拿你觉得好看的,不用管他们…”“灵超!”旁边突然有人叫了起来“你是灵超吗?”爸爸连忙把我抱进怀里往外走,一堆人把小叔叔围住,洋叔护着小叔叔缓慢的往外走。

我和爸爸在车里等了好久,洋叔和小叔叔才出来,“终于出来了,你的粉丝太疯狂了,小弟准备好上头条了吗?名字我都想好了“惊!当红小生或有私生女!!!!””说着自己笑成一团。小叔叔还没缓过来劲,不想反驳他。父亲拎着大包小包也回来了“她洋叔,你挑的衣服我结账这见面礼不能算数呀!”“当然,我在准备更好的。”“等着呢。”

“老岳,开车我们回家了!”








文笔那么烂,我为什么要写文。脑洞太多堵不上。

日常1

第一人称,卜岳的女儿,女儿名字有借鉴
如有雷同,我抄你的

        事实证明,我的力量太小了,也许卜娜娜这个名字要跟我一辈子了,想哭。

        吃过午饭,父亲去刷碗,小叔叔帮忙收拾桌子,叔叔往沙发上一躺摆弄起手机,爸爸把我从椅子上抱下来,让我自己走走。我东转转西逛逛来到一扇门前,这个门和其他的都不一样,软软的很舒服“那是我的工作间。”爸爸就站在我的身后“你看这个门和其他的门是不是有些不一样?”我点点头,“这个门可以隔音,我在里面工作不会打扰的外面的人,外面的人也不会打扰到我。我说明白了吗?”我还是点点头,“好了,也休息一会儿了,爸爸带你去洗澡了。”说着要抱我起来,我连忙摆手,小心的握住他的一根手指,他笑了笑弓着腰带我上楼。二楼对于我来说还是很高,爸爸也不急,不说话只是笑,看着我慢慢征服这座“大山”。我上完最后一个台阶抬头看他,他还是没说话轻轻摸摸我的头推开了门。

        我坐在小沙发上听着浴室哗哗的水声。一会儿爸爸走出来从衣柜里拿出来一件衣服“衣服买的有些大了,下午我们再去买。”他拉着我走进浴室,“水已经放好了,我只帮你洗头发,剩下的你自己来,可以吗?”爸爸蹲下来看着我“可以。”

        我坐在小矮凳上,身上穿着背心和小内裤。爸爸轻轻的把水浇到我的头发上“娜娜,你知道你是一个女生,对吗?你洗澡的时候换衣服的时候,要避开男生。爸爸你父亲你叔叔他们都是男生,所以我们都不能看你洗澡换衣服,你知道吗?”水声停了下来,我点点头,爸爸轻轻地在我头上揉出泡泡“你看,你现在穿着小背心和小内裤对不对,这两件衣服盖着的地方谁都不能摸。不管他是男生还是女生都不能摸,如果有人摸了你一定要告诉爸爸或者父亲,知道吗?”“好”。爸爸把我的头发冲洗干净“这个是沐浴露,在身上涂满泡泡然后一定要冲干净。浴巾和干净衣服在架子上放着。你自己小心一点,爸爸就在外面,有事叫我,好吗?”“好”。
我在水里玩着小鸭子,听见外面有人说话“讲完了?”原来是父亲

“嗯,不知道她能听懂多少。”

“没事,慢慢来,我们多提醒着,让他们两个也注意。”

“我就像做梦一样,我们就有了一个女儿,凡子,我不敢相信,我…”突然没了声音。

“好了,怎么说着说着就哭了!”

“她那么小,受到伤害怎么办,被人欺负怎么办!”

“别担心,有我呢,有你呢,洋哥和小弟也在呢。谁敢欺负我们的女儿。”

         外面安静了。我擦干身体换好衣服,费了半天的力气才打开门爸爸趴在父亲的怀里,看见我出来他转过头去,父亲向我走来“头发都没擦干。”拉着我走回浴室拿着浴巾轻轻擦拭“你别说,你洋叔给你买的衣服还挺好看,以后的衣服就让他包了吧!”“那可不行,我女儿的衣服就得让她自己挑,喜欢什么买什么。”爸爸走了进来“好好好,都听你的!”我抬头看看爸爸看看父亲,笑了。









我写的我都不好看第二遍,太尬了。

我的家人

第一人称,卜岳的女儿,女儿名字有借鉴
如有雷同,我抄你的。


        我的家有五口人,我的爸爸,我的父亲,我的叔叔,我也的小叔叔和我。
我的爸爸叫岳明辉,是一个音乐制作人。我最爱的是他,最怕的也是他。我的一次见到他时是一个清晨,他逆着光看着我,身后的阳光笼罩着他,我突然想扑进他的怀里,一定是香香的软软的。我刚要付出行动就被我的父亲卜凡凡,好吧好吧卜凡,揪着领子提溜起来,“岳岳,她也太小了吧,我们养得活吗?”你当我是小狗呢,快松开!“嘛呢,在吓到孩子”爸爸从父亲手中接过我,我终于如愿的趴在他的怀里,深吸一口气,这就是妈妈的味道吗?不是,是爸爸的味道。

        我的父亲叫卜凡凡,嗯~卜凡,世界名模满世界走秀。我第一次见到他时我还不到他的大腿呢。办理完手续他抱着我离开孤儿院“娜娜。”不,我为什么要叫娜娜“以后我就是你的父亲了,他呢就是你的爸爸。”我抬头看着走在后面的爸爸他拎着我仅有的几件衣服和我最爱的玩具笑的有些傻傻的。“一会儿咱们先回家,家里还有两个叔叔等着你呢。”家,我第一次听见这个字与我有关联,我也要有家了?“回到家,带你在家里逛逛。我给你做好吃的,你喜欢吃虾吗?我给你做一个虾仁蒸蛋好不好,菠萝古老肉酸酸甜甜的也好吃,你喜欢吗。想吃什么咱们都做!”我偷偷的抹着眼泪,轻轻地凑到父亲耳边“谢谢…父亲。”他惊讶的张开嘴“老岳,她叫我父亲了!老岳你听见了吗!”父亲扭身向爸爸炫耀,“哎呦,听见了听见了!”“谢谢,爸爸。”爸爸温柔的笑着,摸摸我的头“姑娘,咱们回家。”

        我的叔叔叫李振洋,和父亲一样是世界名模。当他打开门时吓了我一跳,嗯厌世脸是这么说的吧。“洋哥,你看我闺女。”父亲轻拍着我,“这么小啊,你不说我还以为你抱着一个小猫崽呢!”你们模特都这么形容人的吗?我在同龄人里面属于正常身高,是你们太高了。“几岁了”“三三岁。”“来,洋叔抱抱!”我迟疑了看了看父亲“去吧,不要害怕。”我怯生生地伸出手洋叔一把把我抱过来,他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水果香味甜甜的。“洋叔带你逛逛咱们家!”咱们家,真好。“四楼是我和你小叔叔的房间,你小叔叔今天早上刚刚出差回来,正在睡觉我们就不去打扰他了。”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我还有一个小叔叔呀!“三楼是你两个爸爸的房间,不是我说乱的呦,没法下脚。”还没推开门,洋叔就开始吐槽了,洋叔推开门我伸着脑袋往里看,不乱呀,很整洁。“不容易呀,被子都叠了。这边是卧室,那边还有一个大阳台。等天气好了可以去晒晒太阳,补补钙,你也太小了。”我年龄还小呢,你怎么不说。“二楼就是你的房间了。刚买这房子的时候就预留出来了,我们四个都有设计,也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如果你不喜欢,我们就换好不好。”我已经不知道这是我今天第几次哭了,“我很喜欢。”我真是太幸运了。

         我的小叔叔叫李英超,人气偶像,实力影帝。“洋子,去叫小弟,开饭了!”爸爸在楼下喊到。“走吧,去看看你的小叔叔。”四楼可真高,可洋叔三两下就上去了,腿长真好,我也要长高。屋内窗帘禁闭,床上有个不明物体,“小弟,小弟起床了。”我从洋叔身上下来,趴在床边看着床上的人,真好看,怎么有这么好看的人。小叔叔缓缓的睁开眼睛看清我后惊讶的叫到“哇,小团子回来了!”你们就没有一个会用正确的形容人类的语言来形容我吗?“真可爱,洋哥以后我就不是最小的了!”小叔叔看着洋叔,眼睛亮晶晶的“好了,下楼吧该吃饭了。”洋叔蹲下身来想要抱起我,“等等,我想试试行吗!”小叔叔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洋叔,得到首肯后小叔叔小心翼翼的抱起我,“你好轻呀!要多吃点才行。”

         一楼,父亲已经准备好了一桌子菜,爸爸摆着碗筷,还给我准备了儿童椅。大家落座举杯,我也举起了牛奶“欢迎卜娜娜回家!”

等等!

卜娜娜!

我拒绝!!!







啊,用手机打出来的,好多我都忘了。脑洞一定要及时写下来呀,本和笔是世界上最好的东西。至于我的电脑,砸掉好了。

小弟是卜岳写手

“哇,太太这是纪实文学吧!”“太太,你是天花板精吗?”“太太......”“太太......”
“青春疼痛文学家”灵超最近很飘,不过不能跟身边的人说,被三大哥打一天也不好受。自从偶然间看过一篇卜岳文以后灵超就开始了他的创作大业。“哼哼,我写的那可是真真的纪实文学,不带一点假的,他们天天就这样。”
木子洋有点不开心,小弟都不粘他了,就连说带他去买糖小弟都说等会儿。发生什么事了!是洋哥不够帅,还是小弟皮又痒了。
岳岳在沙发上摊着,卜凡现在沙发后面圈着岳岳的脖子,手里拿着手机指给岳岳看。还用鼻尖有一下没一下的蹭着岳岳的小揪揪。不远处灵超努力的把自己藏在一个小角落里,不是拿出小本本写写画画。“你干嘛呢?”木子洋轻声问到“嘘,我找灵感呢!”灵超头也不抬“偷看找灵感呢。”灵超一骨碌爬起来把小本本藏起来“洋哥,我...我数学题不会做想不起来。”“哦,数学题温柔人妻?腹黑忠犬?现在的数学题涉及面这么广呢?我....”灵超赶紧拉走木子洋“洋哥,洋哥!”灵超忙前忙后端水洗水果,捏肩揉腿“我错了,我不写了,我好好学习你别给岳叔说。”灵超忽闪着大眼睛看着木子洋“你拿本来我看看都写了什么!”木子洋偷偷咽了咽口水,故作镇定,灵超不情愿的拿出本子交给他。木子洋翻看着,皱了眉头“你是“想买二斤螃蟹”?”说完就后悔了
“洋哥你怎么知道,哦~你也在看,好意思说我。”
“你”木子洋理亏,“你看看你起的名字,买螃蟹干嘛,你想吓我呀。”
“洋哥,你硬拗的真烂。”
“找打!”







啊,随便看看吧。本来写了一篇长一点的电脑突然死机没了。我心痛为什么我不保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