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一个郑锐彬来呀!周锐等着你呢!语c群呀联系我呀!!

来看看这则简单粗暴的宣群!!!光棍节了你还是单身吗?看看我们群吧!每天不定时有狗粮吃,不吃不行硬塞。今日有限定节目过了今天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所以你还在等什么,来不来,不来我就哭给你看!
最重要的!!给我们漂亮小姐姐周洁琼找一个可以欺负的小可爱。!!!

我卜娜娜委屈!
事情是这样的。我岳爸爸找不到弟弟的打针本了,非说放到我的房间里不见了!
我翻箱倒柜各个角落都找遍了!
还是没找到!
我的东西堆在房间的地上!
乱糟糟的!
岳爸爸还在一旁说“你在找找,肯定在你这!”
爸你能先告诉我打针本长啥样嘛我都没见过!!
“老岳你手机响了!”凡爸爸解救了我。
于是我岳爸爸就从手包里拿出了手机以及打针本!!我。。不想说话。我爱收拾屋子!!超级喜欢!!
岳爸爸走了回来,“哎呀,宝贝什么时候买了新包呀!”
气鼓鼓!!“半年前!”
于是就听到我凡爸爸在客厅狂笑。
我。。。爱收拾屋子!!





















以上是我家发生的真事,就在昨天晚上。好气哦!

日常5

第一人称,卜岳的女儿,女儿名字有借鉴
如有雷同,我抄你的。
昨天玩的太累了,都不知道怎么回的家,迷迷糊糊的躺在爸爸的怀里,一心只想睡觉。

早晨起来,揉着眼睛站在楼梯口,就看见洋叔和小叔叔在门口依依惜别,空气中粉红泡泡满天飞。
“这次要好长时间呢,你回来看我吗?”小叔叔看着洋叔。
“当然,不等你的糖吃完我就去看你!”
“洋哥,还没走我就好想你呀!”
“小弟,我也想你!”
噫~大清早的我为什么要看这些。
“当当当!”有人敲门,洋叔一手拉着箱子,小手拉着小叔叔出了门,10分钟后洋叔自己回来了,慢慢上楼路过我的时候摸了摸我的头,虽然笑着但还是不开心,是因为小叔叔走了吗?

厨房里父亲正在做早餐,爸爸在餐桌上趴着“这次几天呀?”他们还没看见我。
“大概十天。”父亲手中的活没停“很快的,就是你自己要带着娜娜能行吗?”
“你不相信我,娜娜你醒了!”爸爸抬头看见了我,我点点头走到爸爸身边“早上好,宝贝儿!”说完亲亲我的额头。
“小叔叔刚走了,父亲和洋叔一会儿也要走,未来十天只有我们两个人了!”为什么要走?“娜娜听话!”我攀上爸爸的手“他们是要去工作,不是因为你,你很乖,我们都爱你!”工作就会离开吗?
“我的工作也要开展了,过两天那个新曲子就要开始录制了,虽然不离开帝都,但我也怕照顾不到娜娜。”“那找个保姆?不行我不放心。要不你把娜娜待到咱妈那待几天?”“太麻烦咱妈了吧。”
“凡子!”洋叔在楼上喊“公司打电话一个小时之后来接我们!你收拾好了吗?”父亲把做好的早餐端到桌子上“我昨天收拾好了,换好衣服就能走!”
父亲低头看着我和爸爸,笑了笑“还能和你们一起吃个早饭。”爸爸把我抱到餐椅上,哇!蝴蝶形状的面,胡萝卜北切成了心形,菜心还镶着眼睛“谢谢父亲!”虽然我不喜欢吃胡萝卜。

吃完饭,爸爸陪着父亲在厨房收拾,我被赶出来,坐在沙发上玩新玩具。
“当当当!”我抬起头看着门口,“当当当!”再看看厨房。我吞吞口水,小跑着来到门口“当当当!”我壮着胆子“谁呀!”“当当当!”好像没听见?“你是谁呀!”提高分贝,“宝贝儿怎么了?”爸爸听见了我的声音走了出来,我拿小手指了指门“应该是你小于叔叔来了。”爸爸打开门“早啊!”爸爸和他很熟吗?“帅哥,早啊!凡子上去拿行李了。”“这是那个小女孩?”这个叔叔终于看见我了“娜娜,这是小于叔叔。”我犹豫了一下“叔叔好!”“你好,真可爱,今天也没带礼物,下次下次一定给你带礼物。”我盯着他看了半天,“叫娜娜?卜娜娜还是岳娜娜?”“小名,还没正式起名呢,你给想一个?”“哇,这任务艰巨我的好好想想。”他们边说边走到了客厅。
洋叔刚好拿着行李下楼“帮忙啊!看着呢?”小于叔叔和爸爸俨然已经习惯,淡定的坐在沙发上,我吓了一跳连忙跑过去想要接洋叔手里的包“谢谢娜娜,太沉了你拿不动,你帮我拿帽子吧。”说着把帽子戴到我的头上,太大了遮住了眼睛,用手扶着帽檐小心的走回去。“你们俩看看孩子,好意思吗?你就这么给孩子做榜样呢!”说完爸爸和小于叔叔都没动静,“快走吧,待不下去了,太伤心了!”
父亲也领着箱子下来了,爸爸站起来抱住父亲小声不知道说了什么,父亲扭头看了看我又转向爸爸说了什么。
“行了,走吧干嘛呢!未成年还在呢!”洋叔实在看不下去了。他们四个走出了家门。
我呢?我干嘛的?父亲你还记得我是谁吗?走之前看我一眼呀,给点面子行不行!这么呆呆的现在客厅里不知所措。
“咚咚咚”父亲跑了回来,一把抱起我“宝贝儿,我要去出差了,很快就会回来,你和爸爸在家要乖乖的。不要让他熬夜听见了吗?”我点点头,“真乖,亲一下。”我乖乖的在父亲的侧脸亲了一下“好了,我要走了!拜拜!”“拜拜!”父亲放下我跑了出去。
一会儿爸爸走了回来低着头面无表情,突然抬头
“解放了!没人管了!”我歪着头看着他,“乖,你什么都没看见!”
哦!




















好久没更新了,不是我没写,我都写在本上了懒得打字。
征集娜娜大名!!!帮帮忙吧救救娜娜!!!

做了一个梦。
洋和灵在世人面前是恩爱有加的夫夫,同居,结婚多年。他们在上一个类似于“同床异梦”的节目,在摄像头外他们俩的交流。以上是背景。
属于灵的房间里有很多保险柜,洋说“你还留着呢,摆真么多干嘛。”灵说“不是我想摆,工作人员摆的。显得我多有钱似的。”灵一直在收拾东西面无表情,洋用宠溺?担心?的眼神看着他。在我看来他们之间还有爱,也许是在某个时间点的几句气话离婚的。灵觉得我是大人不能理他,都离婚了不能原谅他。洋是哎呀小孩子开玩笑打打闹闹说开了就好,最终还是我的。
就这样,有人想写文吗?

我超级激动,指着电视给我妈说。妈,这就是我前一段时间一直投票的四个人,上央视了,厉害不!超级厉害!坤音四子!未来可期!

日常4

第一人称,卜岳的女儿,女儿名字有借鉴
如有雷同,我抄你的。

第一天在家的感觉真好,如果爸爸在哄我睡觉的时候没有那么多人就更好了。爸爸拿着椅子坐在我床边,小叔叔半趴在床上,洋叔坐在我可怜的小沙发上虎视眈眈的看着小叔叔。父亲大概还在穿肉串吧。

“从前有一个美丽的国家,国家里有一位国王和漂亮的王后,他们非常相爱,不久王后怀孕了。王后想我希望我一个漂亮的小女儿,她有乌木一样的头发,学一样的皮肤和血色的嘴唇。”爸爸轻声讲着故事“岳岳妈妈,为什么要黑头发,想染颜色还需要飘色,皮肤那么白是白化病吧,那么红的嘴唇是为了省口红钱吗?”小叔叔问题三连。哇,厉害,新视角耶,可是为什么你喊我爸爸叫妈妈,你和我什么关系,你是我爸爸的亲儿子吗?在心中向你提出问题三连。“李英超,你说你要学习哄孩子,我让你进来了,如果你再说哈,赶紧回去睡觉。”洋叔在一旁赞同点头站起身来,时刻准备着带走小叔叔。“好好好,我不说话了,你讲吧!”洋叔重新做好,眼神里透露出了幽怨。可怜我的小沙发“爸爸,我自己可以。”“看看娜娜,多懂事。小弟赶紧走吧打扰娜娜睡觉了。”洋叔拦腰抱起小叔叔“晚安娜娜。”腿长真好,跑的真快。

“还没睡呢?”父亲走进房间“小弟一直捣乱,洋子刚刚把他带走。你去跟他们说小点声。”“他们在四楼没事,你小点声就行了。”爸爸讲故事的声音不大呀,不是爸爸你脸红什么!大人的世界我不懂,睡觉吧!

天气真好很适合出门郊游。父亲和洋叔在前排说说笑笑,爸爸和小叔叔在后排补觉。咦,不是刚起床吗,为什么又睡了。“娜娜!”洋叔看我心不在焉“不舒服吗?”我摇摇头“很快就到了,不舒服一定要说,知道吗?”我点点头。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来到一座私人庄园“大田真够意思,这地不错呀!”洋叔说“什么时候咱们也弄个这个,你看着大花园,还有湖呢!”“这离市区两个小时,离机场四个小时,你住吗?有那闲钱还不如给老岳买点好吃的,还有我闺女。”“洋哥,你可以给我买糖!”后排的两位起床了“买什么糖,多大了蛀牙知道吗?不能给娜娜做一个良好的榜样吗!”“岳岳妈妈!”小叔叔搂住爸爸的脖子,在他身上蹭来蹭去。小叔叔请看我的眼神。Biu biu biu。
为了让我感受到真正野营的感觉,下车后没有进屋子而是在离湖不远的草地上扎起了帐篷。嗯~就是那种从袋子里拿出来,然后往天上一扔,掉下来就好了的那种。于是我就开始了观赏洋叔和小叔叔的表演,收起来打开,收起来打开,收起来打开…玩了很多遍。在父亲看到我都开始帮忙那东西的时候“你们俩能不能拿完东西在玩。娜娜都知道帮忙,动动手好不好!”“咻啪!”小叔叔扔完最后一次终于开始帮忙。

父亲好厉害,准备了好多好吃的。肉,蔬菜,海鲜,水果,还有我不认识的东西。烧烤架已经搭建起来了,火也慢慢变大,烤肉大业交给了父亲,爸爸在一旁帮忙,洋叔和小叔叔在草坪上打闹。让我突然有一种,颐养天年的老人看着膝下儿孙满堂的错觉。咦~恐怖!


日常3

第一人称,卜岳的女儿,女儿名字有借鉴
如有雷同,我抄你的。

人多的地方去不了,人少的地方总行吧,大家一致同意第二天去郊游。说定之后兵分两路,爸爸,洋叔和我拿着父亲写的长长长长的清单去超市,父亲带着罪魁祸首小叔叔回家准备晚饭。

“牛肉,鸡胸,五花肉,鸡翅,薯片,虾条,哎等会烤肉还带什么薯片虾条,这是凡子写的吗?他又研制出来新菜了?”
“我想吃,凡子就写了,有意见?保留!”
“老岳要不是有孩子在有可能会打你。”
“呦,那我还得谢谢我宝贝了。”爸爸从后视镜看着我
“开你的车吧,那么多话。”

事实证明,两个男人带着我在超市里还是很引人注目的,有好几个女生在我们周围转来转去,时而偷笑,时而偷拍。
“亲爱的!”这是什么剧情,“你和我一起逛街你家那口子知道吗?”洋叔戏瘾大发甩出一重锤。
“跟你一起出来怎么能告诉他呢!”爸爸不甘示弱。
“那他知道孩子是我的吗?”等一下,还有我的戏,我拒接。
“我给他说是领养的,他工作那么忙,没有你的照顾我们爷俩怎么办!”说完还抛了个媚眼。
“哈哈哈!”洋叔请注意你笑场了“老岳,你这媚眼抛得我怕你吧隐形眼镜抛出来。”再看周围已经没人敢看了。“终于清净了。”
哇⊙∀⊙!好棒棒在心里为你们鼓掌,等等我不会真的是洋叔的孩子吧。

满载而归,晚饭也做好了。父亲和小叔叔把东西归类,洋叔瘫坐在沙发上,爸爸带我去洗手。收拾完准备吃饭。
“那牛肉是谁买的,买错了牛腱烤着吃咬不动。”
“爸爸!”我看没人说话,作为当事人不得地不说了。
“老岳买的好呀,烤着吃有嚼劲!”双标凡上场。
“不是我买的,那是小洋挑的。”爸爸终于咽下了嘴里的东西。
“牛腱不能烤着吃...等会娜娜刚才喊谁爸爸呢!娜娜告诉父亲你刚才喊谁爸爸呢?”我的小手坚定一指。
“李振洋,你教我闺女什么了!”父亲拍桌暴走。
“洋哥,还还说你不想要孩子!”小叔叔不甘示弱。
爸爸转向我“宝贝儿,告诉你为什么喊洋叔叔叫爸爸呀。”咦,不是你们说的吗?我是洋叔的孩子?这么快就不是了?“超市”看来不提醒你们是不行了。爸爸立即明白,给父亲和小叔叔讲了来龙去脉。父亲表示有些细节不确定需要去房间谈一谈。我听明白了呀,还谈什么?对面洋叔不知道给小叔叔说了什么,小叔叔一脸娇羞的打了洋叔一下。嗯,蛋羹真好吃。
很久过去,蛋羹都吃完了,父亲和爸爸终于回来了,父亲一脸得逞的坏笑。爸爸眼角微红,嘴唇有点红肿。父亲去房间打爸爸了吗,为什么爸爸哭了,在线等,挺急的。











好像是打了吧,挺严重的嘴都肿了!!

日常2


第一人称,卜岳的女儿,女儿名字有借鉴
如有雷同,我抄你的。

在爸爸温柔的歌声中入睡,床上真舒服想躺在棉花上,爸爸唱歌真好听。

“娜娜起床了,我们要出门了!”我迷迷糊糊的听见有人再叫我,怎么了到发点心的时间了吗!翻身做起来眼睛还是不想睁开。“娜娜,衣服在床边需要我帮你换吗?”我睁开眼睛看看身边的人是父亲“不用。”父亲满意的出去了。

商场这么大,我第一次来呢,人好多呀。爸爸抱着我走在前面,后面三位全副武装口罩帽子墨镜一件不少。
“不让你们来,非要来,你们不热吗?是没逛过街还是怎么着!”
“老岳这话不地道了,娜娜第一次逛街我怎么能不跟着,我还是他父亲吗?啊!”
“我还不是不相信你们的眼光,看看你们衣柜里的衣服,哎呦!我都不想说什么了,你们穿的丑就算了,在带着小姑娘穿的丑,我还过不过了。”洋叔的口罩根本挡不住他的吐槽。
“我今天好不容易休息,洋哥去哪我就去哪。”
“行行行,你们都有理,能不能小点声。四个这么大个子的男的就够扎眼了你们还叫唤,生怕别人认不出你们。”我不明白,歪着头看着爸爸“这点你就不用见识了。”

来到童装区,琳琅满目的商品“哎!现在小孩的衣服做的真好,我们那时候哪有这么多衣服可挑。但是现在我找补回来了。一天换一件,我两年不重样。”“洋哥,能不能低调一点,我好久没逛街了,能不能让我好好感受一下逛街的快乐!”洋叔不在说话。

爸爸放我下来“你喜欢什么自己去看看。”我拉着爸爸的手四处看。在一个橱窗里模特身上穿着一条白色的芭蕾舞裙。我看过芭蕾舞,那次是芭蕾舞团的慰问演出。有漂亮的小姐姐穿着这样的裙子在舞台上跳舞。当时我好喜欢好喜欢,我也想穿着这样的裙子跳舞。老师妈妈帮我用报纸粘了一条“花裙子”,我可高兴了在院子里跳了一下午,不过我不小心弄坏了。我不好意思再让老师妈妈做一条,只能说我不喜欢了,可是真的好漂亮呀。“喜欢吗?”爸爸顺着我的目光看到了那件衣服,我想了想被我弄坏的“花裙子”摇了摇头,那么漂亮我弄坏了怎么办呀!爸爸没说话,拉着我走进其他店里。洋叔帮我跳了许多衣服堆成了一个小山“这些就当是洋叔送你的见面礼。”我不敢说话,抬头看着爸爸“你去看看,有没有你喜欢的告诉爸爸。”我独自走到货架前,心里还想着芭蕾舞裙心不在焉的翻着衣服“小团子挑不出来了?”小叔叔蹲在我身边“没关系,拿你觉得好看的,不用管他们…”“灵超!”旁边突然有人叫了起来“你是灵超吗?”爸爸连忙把我抱进怀里往外走,一堆人把小叔叔围住,洋叔护着小叔叔缓慢的往外走。

我和爸爸在车里等了好久,洋叔和小叔叔才出来,“终于出来了,你的粉丝太疯狂了,小弟准备好上头条了吗?名字我都想好了“惊!当红小生或有私生女!!!!””说着自己笑成一团。小叔叔还没缓过来劲,不想反驳他。父亲拎着大包小包也回来了“她洋叔,你挑的衣服我结账这见面礼不能算数呀!”“当然,我在准备更好的。”“等着呢。”

“老岳,开车我们回家了!”








文笔那么烂,我为什么要写文。脑洞太多堵不上。

日常1

第一人称,卜岳的女儿,女儿名字有借鉴
如有雷同,我抄你的

        事实证明,我的力量太小了,也许卜娜娜这个名字要跟我一辈子了,想哭。

        吃过午饭,父亲去刷碗,小叔叔帮忙收拾桌子,叔叔往沙发上一躺摆弄起手机,爸爸把我从椅子上抱下来,让我自己走走。我东转转西逛逛来到一扇门前,这个门和其他的都不一样,软软的很舒服“那是我的工作间。”爸爸就站在我的身后“你看这个门和其他的门是不是有些不一样?”我点点头,“这个门可以隔音,我在里面工作不会打扰的外面的人,外面的人也不会打扰到我。我说明白了吗?”我还是点点头,“好了,也休息一会儿了,爸爸带你去洗澡了。”说着要抱我起来,我连忙摆手,小心的握住他的一根手指,他笑了笑弓着腰带我上楼。二楼对于我来说还是很高,爸爸也不急,不说话只是笑,看着我慢慢征服这座“大山”。我上完最后一个台阶抬头看他,他还是没说话轻轻摸摸我的头推开了门。

        我坐在小沙发上听着浴室哗哗的水声。一会儿爸爸走出来从衣柜里拿出来一件衣服“衣服买的有些大了,下午我们再去买。”他拉着我走进浴室,“水已经放好了,我只帮你洗头发,剩下的你自己来,可以吗?”爸爸蹲下来看着我“可以。”

        我坐在小矮凳上,身上穿着背心和小内裤。爸爸轻轻的把水浇到我的头发上“娜娜,你知道你是一个女生,对吗?你洗澡的时候换衣服的时候,要避开男生。爸爸你父亲你叔叔他们都是男生,所以我们都不能看你洗澡换衣服,你知道吗?”水声停了下来,我点点头,爸爸轻轻地在我头上揉出泡泡“你看,你现在穿着小背心和小内裤对不对,这两件衣服盖着的地方谁都不能摸。不管他是男生还是女生都不能摸,如果有人摸了你一定要告诉爸爸或者父亲,知道吗?”“好”。爸爸把我的头发冲洗干净“这个是沐浴露,在身上涂满泡泡然后一定要冲干净。浴巾和干净衣服在架子上放着。你自己小心一点,爸爸就在外面,有事叫我,好吗?”“好”。
我在水里玩着小鸭子,听见外面有人说话“讲完了?”原来是父亲

“嗯,不知道她能听懂多少。”

“没事,慢慢来,我们多提醒着,让他们两个也注意。”

“我就像做梦一样,我们就有了一个女儿,凡子,我不敢相信,我…”突然没了声音。

“好了,怎么说着说着就哭了!”

“她那么小,受到伤害怎么办,被人欺负怎么办!”

“别担心,有我呢,有你呢,洋哥和小弟也在呢。谁敢欺负我们的女儿。”

         外面安静了。我擦干身体换好衣服,费了半天的力气才打开门爸爸趴在父亲的怀里,看见我出来他转过头去,父亲向我走来“头发都没擦干。”拉着我走回浴室拿着浴巾轻轻擦拭“你别说,你洋叔给你买的衣服还挺好看,以后的衣服就让他包了吧!”“那可不行,我女儿的衣服就得让她自己挑,喜欢什么买什么。”爸爸走了进来“好好好,都听你的!”我抬头看看爸爸看看父亲,笑了。









我写的我都不好看第二遍,太尬了。